玉玲珑女

假装番外 情未鸟

    正文还没开始就来先一发番外的估计也是没sei了,实在是因为被@欣桦姑娘的那个番外给刺激得不轻,躺床上辗转反侧就构思了这么一篇文。依旧预告一下:有真人,不喜的朋友自行点x离去;是be,姑娘们要明白这是受刺激的产物,怎么也he不起来的,要是被虐到了请找那个源头,玲珑胆子小不收眼镜片。(ง •̀_•́)ง

___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晚   上海

    历时半个月的枪炮声终于停歇,偶尔划过几声零星的枪声,却打不破上海夜空上笼罩着的那份透着喜庆的祥和。

     明公馆内的灯几乎全部亮着,明晃晃犹如白昼,唯独书房却一片黢黑,只有路灯从窗户透进来那么一丝丝昏黄的亮色。明楼靠坐在沙发上,将自己深深的圈在这一团黢黑中,骨节分明得有些嶙峋的手指抚摸着那张四人合影的全家福,苍白的脸颊泛着一团异样的红晕,黝黑深邃的眼睛里是一份几乎狂热的欣喜,声音慷慨激昂:“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大姐,您看见了吗,这一天终于来到了!23日上午,汤恩伯登艇外逃,当天晚上,我军发起总攻;前天,就在前天,我们攻占了月浦南郊,浦东市区,攻克了虹桥.徐家汇车站;昨天,苏州河以南市区还有浦东高桥地区全部被我军占领;今天上午,粟裕副政委率军进了城,市里的守军残部全部肃清,上海终于迎来了全面解放……说到粟裕副政委,大姐,我给你看看。”像是想起什么,他放下照片,起身转到沙发背后,拎起一瓶茅台,顺便将旁边五六个空酒瓶往沙发底下踢了踢,踉跄着走回来跌进沙发里,颤颤巍巍将面前茶几上的酒杯斟满,“下午粟副政委来看我,带来了这瓶茅台,是周副主席托他捎给我的,说是因为我们工作做得好,刘昌义才会投诚,我军进攻上海才能这么顺利,少牺牲了好几万解放军战士……周副主席他知道我好这一口,特意托粟副政委送来,算是对我的奖励,一同捎来的还有一句话:‘明楼同志,辛苦了!’……其实我有什么辛苦,至少我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还能听见这一句话,还能看见我们所挚爱的城市迎来解放迎来它的新生,而你们……”一滴泪落进酒杯,荡起一阵涟漪,明楼一仰脖吞下这泪和酒,旋即又斟满,再吞下,再斟满,再吞下……
  
    当酒瓶半空时,明楼放下酒杯,望向全家福的眼眸潜入一丝淡淡的忧伤更有几分迷乱:“接下来,组织上会安排我去苏联疗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休息一下也好,上海的事务也没有什么让我操心的了:政府方面有接管委员会,工厂学校也有地下组织那些同志们组织的纠察队暗中保护着,通过前段时间的努力也筹集到了足够的粮食和煤炭……其实我身体上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时常爱头疼,那是老毛病了,忍忍也就过去了,组织上这是照顾我,大姐你们放宽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晓得照顾。”瘦削得棱角分明的脸上挤出几分勉强算得上轻松的笑意,泪水却不听话的滑落,“我只是有些累,有些……想你们了。”

     明楼左手轻按着太阳穴试图让那因为疼痛而诱发的眩晕早些过去,右手端起斟满的酒杯,轻轻碰了碰面前的全家福照片,一饮而尽。香醇的美酒轻柔滑过喉咙进入胃里,却引起整整一天水米未沾空空如也的胃一阵报复似的痉挛,不由得一声苦笑:“哦,对了,有时候还会胃疼,不过,不碍事的,疼一会儿它就不疼了,真的。”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明楼没有起身去拿药反而是又执拗的灌下一杯酒。酒一落肚,强烈的疼痛让明楼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苍白得有些铁青的脸颊滑落。他紧紧咬住牙关,不肯让一丝的呻吟化作声音从嘴角逸出,本来按着太阳穴的手握成拳死死的抵住腹部,握着酒杯的右手青筋暴起,关节因为用力泛起不健康的白。

    “啪”一声沉闷而细微的声音凭空响起,在这静寂的书房却是那么清晰。明楼随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手中的酒杯不堪重负,碎了。长长短短的碎玻璃参差不齐的扎在手掌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肉模糊。
      “呵呵,你也有今天!”不晓得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鲜血的刺激,头部还有胃部的疼痛奇异的消失了,这让明楼很是不满意。他握紧拳头,让碎玻璃更深的刺入,让那尖锐的疼痛更加明显:“这么一点疼痛怎么够?!……就是你,狠狠的将大姐打倒,大风大雨却不思搀扶!也是你,拿着枪却救不了大姐,让她永远的离开了我!……你有什么资格喊痛!”
     妖艳的红色在地板上砸出一朵朵花,将明楼的眼眸也映得通红,他将一片扎得最深的玻璃拔出,又狠狠的扎进去,一下一下,咬牙切齿近乎癫狂,仿佛那不是他的手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还是你,扣动了扳机,将子弹穿过阿诚的肩膀,你怎么可以那么镇定,居然都不曾有一丝颤抖一点儿犹豫,那不是别人,他是阿诚啊!”
    阿诚,阿诚,他的阿诚!明楼抬起头,仓皇四顾,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和黝黑,悲沧的笑声在屋内回荡:哪里还有什么阿诚……阿诚已经被他明楼一步步推上了断头台……锋利的眼镜片就那么无情的划过阿诚的脖子,鲜红的血液流淌一地,而明楼却冷冷嘲笑带着满脸厌恶决然的拂袖而去……
    “说好了一直陪着阿诚的,你怎么敢失约!”明楼已经出离愤怒,他操起面前的茅台酒瓶,将瓶中酒一气喝干,瓶子用力砸向地面,碎片四溅。俯下身子,细细的选了一片看起来最锋利的碎片,用力一挥,衬衣应声断裂。“很好,这么久没练,还没有手生,值得表扬!”明楼你嘴角泛起满意的笑容,血红的眼眸在黑夜中亮得惊人,“阿诚,我把他送来陪你了,你看见了吗?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1949年7月6日,150万军民大游行庆祝上海解放,口号声震耳欲聋,大场面隆重热烈。朱徽因跟着气势磅礴的游行队伍蜿蜒行进,接受着前面英姿飒爽的陈毅陈老总的检阅,不由得热泪盈眶,喃喃自语:“明长官,我们胜利了,我们真的胜利了!__您为什么不再等等呢?”

     后语:这只是本姑娘的一个脑洞,搭配以下视频食用更佳。

   王凯死死的盯着app中黄志雄那浑浊的泛着死气的眼珠,脑海里无数次循环着到爱的镜头:凌远瘦得有些羸弱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中,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按着胃,因为用力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惨白的脸上满是冷冷的汗水,咬紧牙关抿紧嘴唇将那一声声呻吟闷在不断起伏的胸腔……眼泪就那么不可预知又理所当然的流了下来,王凯只觉得心里堵着什么东西,让他除了流泪再无法思考。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只知道自己比在拍琅琊榜时靖王知道林殊真实身份时还要难过,眼泪怎么也无法停止,心一阵一阵的抽痛,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胸膛中有什么东西似乎要喷涌而出。

    “喂,凯凯,是你吗?”当那熟悉的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王凯才惊觉自己的手居然自作主张的拨通了靳东的电话,“凯凯,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儿吗?……你这是哭了?谁给你气受了?受了什么委屈,告诉哥,哥给你撑腰!”

    像是受到了什么安抚,王凯的心奇迹般的不疼了,却又不知从何处涌出无尽的委屈,本来细细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可怜兮兮的抽噎着:“大哥,你不能死,你千万不能死,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着……”

    王凯肆意的哭着,像是要把心中那无处安放的情绪全部借着哭声发泄出来一般。良久良久,他渐渐平复了心情,却发现靳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通话,只有自己的微信头像不停的跳跃着。点开信息,却是靳东发来的:凯凯,记得伪装者杀青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一个好的演员要懂得投入更要懂得抽离……现在已经曲终人散,所以,你也早些清醒吧!

     电话那头,靳东放下手机,抬头怔怔的望着电脑荧屏。良久,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睑,一滴晶莹的泪珠默默从睫毛滴落没入键盘,再也找不到踪影。

   

    后语:这次是真正的后语了,这个脑洞来源于电视剧中死间计划时明楼近乎于急切的扑向酒柜那个情节,所以我大胆设定明楼当时就有些微酒精依赖,而后大姐的去世明诚的暴露让明楼越发的依赖酒精并有了ptsd的前兆,但是由于当时革命工作紧张,明楼靠着坚强的意志和高强度的工作自我压制着……到文中上海解放前夕,一切尘埃落定,明楼肩上的重担卸下,那些苦苦压制的负面情绪就爆发开来,所以就有了这样的结果。

     而真人方面,就是假设这本来就是一篇文,然后王凯看见这篇文后所发生的一个小故事。也许虐了一点儿,玲珑顶着锅盖潜走。

     名字依然是我家本命刘德华的歌,其实应该跟剧情没有多大关系,实在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就贴出来大家一起看看吧。

       部分歌词如下

从前话说  一只候鸟

名情未鸟  死守老树

喃喃自语  一晚暴雨

迷途伴侣  不再回航

情未鸟天生

孵出也一双飞也一双

一世未变去爱对方

情未鸟分飞

悲天各一方

一只心伤一只断肠

站在树下心回荡

世上再没有

这种痴鸟 但又会想

若现在尚有这种痴

不知会否也是这下场

回头话说  这只候鸟

随年华老   风霜已露

毛如白发   早脱下了

全无力再展老翅膀

情未鸟  却不死

尚一世不可死作一双

等到地老到天也荒

情未鸟  永不死

它只靠  心底

一片痴想一个盼望

传言话语 不了地了

而情未鸟  消失世上

迷途伴侣  只盼遇上

还含着笑   天国翱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