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女

假装(二)红酒和剧本的奇妙反应

    “ 红酒配剧本,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王凯在写下这则微博的时候绝对没想到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本想小酌一杯,却一不留神喝多了;一不留神喝多了也就罢了,却又合衣在沙发上睡了一宿;当然其实合衣在沙发上睡一晚上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偏偏感冒就这样好死不死的找上了自己……

    “完了,完了,今天还有几场重头戏啊!”当被胡苗姐从沙发上挖起来,并被告知已经快九点了的时候,王凯就晓得事情大条了。

    惨叫着从沙发上跃起,一边用力敲着因为宿醉跟感冒的缘故又晕又痛的脑袋,一边急匆匆冲进卫生间准备洗漱,却在抬头望向镜子时惊呆了:里面那个一副纵欲过度的鬼样子的人是自己?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脸色苍白憔悴的跟鬼有得一拼,双眼下挂着深深的眼袋浓浓的黑色,真真足已媲美某国宝……

    “我的个凯凯哦,你就不要在那儿哀悼你那张帅脸了!”还没来得及哀嚎一声,胡苗姐催促的声音就飘了进来,“赶快收拾规矩了出来吃早饭,幸亏姐我有先见之明给你买的白粥,这么冷的天你敢什么都不盖就那么睡一晚上,活该你感冒……好在你的几场戏都是定在下午拍,不然就你现在这状态,准会ng到被导演和东哥骂得狗血淋头……”

    “你总是要我考虑你的感受,那你有没有顾忌过我的感受!”当王凯心急火燎的赶到拍摄现场时,靳东正跟李雪导演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争论不休。许是被导演为难了,东哥忿忿不平的语气中竟有几分委屈。

    “好嘛,好嘛!”李雪导演总是有办法对付偶尔会傲娇一下的靳东的,搂着他的肩,很是娇羞的撒着娇,“你就从了我嘛!”

   王凯浑身一个哆嗦,咧咧嘴,表示实在受不了毛茸茸导演的画风,旋即转过身贴着墙,打算悄无声息的溜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呀,凯凯,你这是怎么了?”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化妆小妹的一声尖叫打破了王凯的妄想,“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黑眼圈重成这样……天哪撸,等会儿得用多少粉底才盖得住哦……”

     这边李雪导演终于搞定了不情不愿的靳东,转过头开始关心起正不停搽鼻涕的王凯:“这是感冒了?……天气是冷哦,王凯你平时就是穿少了,要风度不要温度……就只是流鼻涕,没其他不舒服吧,有发烧吗?……下午的拍摄能坚持吗?”

    “没……就是昨天晚上一不留神喝多了,结果躺沙发上睡着了……就感冒了。”饶是王凯再实诚,在看见靳东不赞成的眼光时,也晓得了刚刚的实话实在说得不是时候,不由心虚的缩着头,随即马上挺直腰板儿,大声表起决心,“没问题,导演,轻伤不下火线!……下午一定不会耽误拍摄!”心里却暗暗打算:只要等导演他们过去拍东哥和王鸥的戏份,自己就马上抓紧把下午的拍摄内容再好好复习一下,至少台词一定要背熟了记牢了,不然到时候打脸就实在不好看了!

    “你能坚持,那是最好不过的。”当李雪导演转过头看了看一直沉着脸的靳东,直觉就告诉王凯情况不妙。果不其然,靳东冲李雪点点头,好整以暇的踱过来,拍拍他的肩:“正好我这会儿还有一点儿空,我们先把下午的戏走走,也好再商讨一下细节。”

   王凯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响,脑袋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走过去,完全不晓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什么,一切行动只是依着自己的本能罢了。昏昏沉沉中,看见东哥那好看的眉毛越皱越紧,王凯清楚自己一定表现的糟糕透了,不由心里发急,可越是心急,大脑就越发的一团浆糊……

    “你还是自己去把词儿捋顺了再来!”实在是对王凯的不在状态忍无可忍,靳东叫了停,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不过一页多点儿的台词,你也能弄成这样,还真给我们中戏长脸啊!”

   “好了,好了,说几句得了。”李雪眼看着靳东越说越冒火,忙冲过来安抚这个要喷火的暴龙,一个劲儿的冲胡苗使眼色,示意她把已经木在那里的王凯赶紧带离靳东的视线,“看样子王凯还需要些时间准备一下……人毕竟生病了,我们稍微宽容一点儿……那边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先过去,好吧。”

    看着王凯苍白憔悴的面孔,靳东也不由升起几分不忍,心中的怒火自然而然的消了许多,走过去挨着王凯坐下,虽仍有些面色不豫,语气到底是温和了下来,“不要总想着下句词儿该说什么,怎么说……你要让自己走进去,要坚信你就是阿诚……走进去了,自然一切都自然了……语言,神情乃至一举一动,一切就如行云流水……说到底还是案头准备不够,你常常说你在上部戏跟陈宝国老师学了很多……那你可知道,哪怕是今时今日,陈宝国老师依旧坚持每天做足案头工作……我们跟着他们,不仅仅是学习他们如何诠释人物,这些优良作风我们更要学习……”

     “我也是天天都有做案头工作的。”果然狮子座的男人从来都是自尊心大过理智的,几乎是本能的,王凯嘟嘟哝哝的替自己辩解起来,“昨天晚上只是一个意外,我本来背词儿来着……”

    “王凯,不要以为你拍了几部戏,有了一点儿你们所谓的人气,你就得意忘形,尾巴都翘上天了你!告诉你,那些屁都不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语重心长苦口婆心换来的竟然是王凯的桀骜不驯,靳东刚刚压下去的脾气不由得又冲了起来,霍得起身,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王凯,气得音儿都变了,“还有脸在那边跟我唧唧歪歪……拍摄期间你喝醉酒,耽误拍摄你还有理了!……不知道你成天介儿都在想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有对戏剧最起码的尊重吗?……以后你出去不要说你是我师弟,我丢不起那人!”

    “东哥,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容易伤肝!”见形势不对,胡苗忙过来要拉开王凯,再不能让这两个都在气头上的人呆一块儿,“凯凯他不是有意跟您顶嘴,他只是身体不舒服,在变相撒娇而已……”

    “苗苗姐,你不用跟他多说,说那么多有什么意思!”许是因为感冒后身体上难受,再加上第一次被当着这许多人训斥,现在还要劳累胡苗姐因为自己的错误向别人低头,王凯只觉得一阵委屈和难堪涌上心头,还有一股最强烈的自责让他乱了分寸。明明理智一直在告诉自己,靳东所说的都是为自己好,情感上却倔强的不肯向靳东服软。

   甩开胡苗的手,王凯梗着脖,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瞪着靳东,硬要跟他一犟到底,“你放心,我不会说我是你师弟,我只会说你是我师哥……我绝对不会给咱中戏丢脸的……今儿下午要是不能一条过,到时候不用你说,我自个儿拿大嘴巴抽死自个儿!”

    “好,很好!”靳东怒急反笑,胸膛剧烈起伏,指着王凯的手指不能抑制的颤抖,一肚子的训斥在看见王凯死不悔改的倔强神情时,全然拦在了嘴边。他闭上眼,白皙的脸孔由红变黑再转为铁青最后回归一片煞白。

     “你好自为之吧!”一阵难捱的寂静后,靳东终于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他心灰意懒的指了指王凯,将满腹话语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转过身颓然离去。

    身后,望着靳东写满失望的背影,王凯怔怔的立在那里,几次张嘴欲唤回他,却又每每倔强的憋住……最后他在靳东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转过身,回到座位拿起剧本坐下,长吸一口气,神色肃然的低下头,快速的投入到剧本之中。
    下午拍摄很顺利,王凯保持着所有的戏份全部一条过的水平。
    只是拍摄间歇的时候,王凯和靳东不曾说过一句话,甚至不曾共处一室。
  
              未完待续

  

  

     玲珑有话说:这一章写得我是精疲力尽精尽人亡啊,玲珑姑娘三十多年从未跟人红过脸,写争吵实在力不从心,人物也许有ooc,看在玲珑已经尽力的份上,请各位海涵吧。

    文中提及事件的具体时间:第一句是1月27日王凯的微博原话,东哥和王凯讨论问题发生分歧是2月7日,东哥跟李雪导演讨论问题发生分歧是1月28日。

           

评论(2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