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女

假装(三)风雨中

    冬雷震震夏雨雪,惊蛰还没有到,老天爷便祭起这隆隆雷声,该是它也晓得大姐心中的悲愤,所以附和着她,声声斥责着面前这完全不敢直视大姐的男子:“家,家在哪呢,家里的人呢,人都在哪呢?汪曼春这个畜牲,她要杀你的弟弟呀,你都不知道救他……她这样对待咱们的家人,你的血性哪里去了,你还是不是明家的男人!”

    大雨倾盆,明楼被大姐一记怒气冲冲的耳光打得一个踉跄,他捂着脸垂下头,在大雨中一言不发。心里无比清楚大姐这般步步紧逼,要的不过是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而已,可惜,这偏偏是自己此时此刻不能给的。那么,自己便真的是无话可说,纵然有千般委屈万般无奈也只能咬牙吞回肚里,让这大雨一并带走。

   好在还有一旁的阿诚替自己辩解:“大姐,大哥是有苦衷的,您千万别这样!”

    只是这辩解也太无力了,明楼心中暗叹:已经被汪曼春的刺激得乱了心神的大姐哪里听得进这些劝阻。

    “他能有什么苦衷!”果不其然,大姐甩开阿诚,气势汹汹的上前一步,指着连身子都不敢转过来的明楼,一阵痛斥,“我今天才知道,你就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投机分子……你自己想想,你在家里怎么跟我说的,你当初在家里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是……”

    “你闹够了没有!”见盛怒的大姐居然已经开始口无遮拦,明楼惊觉再不能任由大姐这般肆意的宣泄下去,他怒气冲冲的转身,抡圆了胳膊,一个耳光夹着风雨呼啸而去。

    “啪”,随着一记清脆的响声,大姐跌倒在地。这一记耳光太重太突然,扶着大姐的王凯被吓得不由自主的一哆嗦,众人更是一脸懵逼的全部愣在那里:什么情况?这是要来真的,说好的借位呢?

    “大姐,大姐!”这边王凯最早反应过来:导演没有喊“卡”,这戏就得继续按剧本那么演下去,自己就得是明诚。他无比心疼的扶起明镜,将她护在怀里,怒目圆睁瞪着明楼。

   “你闹够了没有!”靳东也随即从惊讶和愧疚中醒悟过来,马上化身明楼,将满腔的心疼压制住,换上愤怒的表情,指着依偎在明诚怀中哭泣的大姐,气势汹汹咬牙切齿的继续着自己的台词,“如果不是我坐在这个位置,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讲话吗?你早就被抓进去了……”

   倾盆大雨中三人配合默契全情投入的演绎着,当阿诚依明楼的吩咐扶着大姐转身离去时,导演终于满意的叫了“卡”。

    “很好,一条过!”李雪话音一落,那边消防车随即停止了洒水,一众工作人员蜂拥而上,递热水披浴巾,忙不迭的照顾着被淋得透心凉的三人。

    拒绝了递过来的热水,靳东扒开众人,操起一条浴巾给大姐披上,随即紧紧拥她入怀,颤抖的声音竟有几分哽咽:“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声声对不起,靳东自己都不晓得是在为了自己不小心打实了的那记耳光向刘敏涛道歉,还是自己在替明楼因为让大姐受了这许多屈辱而向大姐表达不能说出口的愧疚……他只是紧紧拥着她,将脸埋进她的肩头,让自己那忍了许久的眼泪喷涌而出。

    “我的傻弟弟,姐姐没有怪你,不怪你……好了,别哭了!”王凯在一旁看着这个被刘敏涛轻轻拍打着背好言安抚着的平时将优雅贯彻实施,此时却哭得像个孩子的男子,这些时日郁结于心的那些不快竟也悄然散去。

    “其实,东哥也还算是不错的人啦。”回到酒店,结结实实的泡了一个热水澡,换上干爽的衣服,趴在沙发上,傲娇的小狮子开始检讨自己,“现在想想,那天好像是我的错更多一些,作为一个演员,我那天的表现的确很差劲儿。”

    “你才意识到是你的错啊,我都懒得说你!”胡苗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将他拉起来,随手塞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黑不溜秋的东西,“乖乖的,把这个给我喝了!”

   “那他也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训我啊!”见胡苗姐帮着靳东说话,王凯又开始别扭起来,撅了撅嘴,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才乖乖的抿了一口手中捧着的东西,随即厌恶的将杯子放下,小脸皱成了一个包子,“咦……这都是什么东西啊,这么难喝……苗苗姐,我感冒还没好呐,你这可算是虐待病号啊。”

    “不许吐,给我乖乖的喝完!”胡苗又将杯子塞回王凯手中,揉揉他的头,“这是靳东哥家的小李子刚刚送来的,说是靳东哥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亲自熬的,吩咐他一直看着火候,就是为了你下戏回来后能喝到热气腾腾的姜汤。”

    “哦,知道了。”王凯乖乖的应声,端坐在那里,捧着杯子埋下头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一会儿又想起什么,抬起头,看了看茶几上的保温杯,望向胡苗,“这姜汤还有吗?我也喝不了这么多,苗苗姐你给敏涛姐送去吧,她今天也淋了一早上雨,还挨了那么结实的一巴掌……”

   “你就踏踏实实的喝你的,敏涛姐那里,小李子早就送过去了……不止你倆,今天拍雨戏的工作人员通通都有。”没好气的敲了敲王凯的头,胡苗挨着他坐下,开始絮絮叨叨起来,“再说了,你这个别人也不能喝……人小李子特意嘱咐了,你的姜汤跟旁人的不同,多加了几味药材,说是东哥说了,你是旧病未愈又淋雨受寒,再加上拍戏劳累,所以祛寒的同时也需要补益……我本来还纳闷昨天晚上下戏后,靳东哥为什么没有直接回酒店,感情就是给你买那几味药去了……”

   “说起来,你这个师哥对你是真不错……结果你看看你,那天在片场直接给人家甩脸子,过后连着几天一句话都不跟人家说,天天板着脸给别人脸色看……幸好这几天也是没你俩的对手戏,不然一定得被你给搞砸……今天那场雨戏,你就没正经看人靳东哥一眼,末了还那么瞪人家……靳东哥打敏涛姐那一巴掌,明眼人都晓得他是无心之失,结果你看看你那眼神,就跟要吃了靳东哥似的,差点儿没把人家给烧两个窟窿……嗨,我还没说完啦,凯凯,你要跑哪儿去……”

    王凯也不搭腔,自顾自的闷着头冲出宾馆,急急忙忙的叫来计程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往片场驶去。

    等王凯火烧火燎的赶到片场时,全组正在准备着今天的最后一场重头戏:明楼与汪曼春在雨中相拥,互诉衷情的戏份。

    那个人站在那里,纵然冻得是面青唇紫瑟瑟发抖,却依然一丝不苟的一遍遍的与王鸥对着台词走着戏。彼时虽然没有洒水,却仍然可以清晰看见一滴滴水珠顺着他的发梢不停的砸向地面,身上的毛呢大衣也早已被水浇得透透的,每走一步便带起一团水气。

    王凯只觉得等了好久好久,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才终于等来李雪导演的一句心满意足的“收工”。

    消防车的洒水刚刚一停,王凯便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飞快地窜到靳东面前,定定站好,将手中一直拿着的毛巾.羽绒服.热水袋还有保温杯,一股脑儿的全塞到靳东怀里,低着头一张脸涨得通红,声音低不可闻:“东哥,对不起……还有,谢谢您!”

     甩下这一句话,不等靳东作出反应,王凯就飞快的转过身,一阵风似的跑远了,只留下抱着一堆东西的靳东站在那里,一脸的哭笑不得。

   

              未完待续

     玲珑有话说: 实在不晓得东哥家助理叫什么,就只能胡乱杜撰一个了,大家如果知道请在评论里告诉我,到时候一定改过来。不要问我为什么东哥居然通中医药理,这就是玲珑私心作祟,强行给东哥加技能而已。

    另,文中提及事件具体时间:雨戏拍摄时间为一月十二日。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