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女

假装(五)独子笛奏

    收了工,王凯以足可比拟猎豹的速度冲回宾馆,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干掉晚饭,仔仔细细的将本就干净的客厅收拾得是一尘不染,再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正襟危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忐忑不安的等候着靳东的到来。

    纵然想破了脑袋,王凯也没想清楚靳东为什么要来找自己:总体来说,东哥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开工到现在,除了几次剧组聚餐,收工后的他基本上都是窝在房间里,看看书研究研究剧本……自从上次被东哥当众训斥后,自己也乖了很多啊,每场戏基本都是一条过,东哥都很满意的夸自己来着……要说自己偷拍被东哥抓住,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他都是笑意盈盈的指着自己说下不为例,哪次也没见他对自己严惩不贷个什么出来……

     “叮咚,叮咚……”几声门铃打断了王凯的胡思乱想,他“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冲过去手忙脚乱的将门打开。

    靳东明显也是清洗了一番才过来的,平日里用发油打理得纹丝不乱的头发此刻颇有些凌乱,几缕刘海软趴趴的贴着额头,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穿的也不是平日里见惯了的大衣或者羽绒服,休闲的套头毛衣那暖暖的红色竟让靳东看起来年轻了许多也柔和了许多。

    看着这有几分陌生的满脸笑意的靳东,王凯一时间竟紧张得手足无措,不晓得该说什么做什么了。

    靳东倒是自在得很,犹如在自己房间一般,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冲还呆立在门边的王凯笑着招了招手:“还傻愣着干什么?过来坐啊。”

    “哦!……那东哥你喝点儿什么?”王凯终于回过神来,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的不淡定,东哥只是比平时看起来美味了一些而已,自己至于表现得跟没见过市面的毛头小子一样吗?

     “没事儿的,东哥他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怕什么怕!”王凯不停的在心中给自己打着气,却不见一丁点儿成效,任谁都能从那满屋子没头苍蝇一般乱窜的身影中看出慌乱和拘谨,“茶?咖啡?……不行,不行,晚上喝这个会失眠的……橙汁儿?奶茶?……不行,不行,这些饮料不健康……要不,就白开水?……不行,不行,东哥第一次来,哪儿能就一杯白开水给打发了……”

    “好了,王凯,我说几句话就走,你就别瞎忙活了!”靳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索性一把将王凯捉住,按到沙发挨着自己坐好,递过去一个u盘,“找了几个二胡入门的视频,还有几个马派经典的唱段,你有空的时候多看看多听听多练练,等过完年收工回来看起来应该就像模像样了。”

    盯着手里u盘那海绵宝宝造型的外壳,王凯感觉一扇新世纪的大门从此打开,奇迹般的有了跟靳东讨价还价的勇气:“不是,李雪导演不是说了那场戏不用我伴奏,改由你清唱吗?”

    “我跟李雪商讨了很久,觉得那样拍出来的画面太单调不好看,所以最后决定改回来,还是得加上你在一旁二胡伴奏。”说起戏来,靳东永远是一丝不苟口若悬河的,“而且,阿诚这个角色,我总觉得,他不应该仅仅是明家的管家明楼的私人秘书这么简单这么脸谱化的一个形象,我们必须想办法从方方面面让这个人物立体起来,毕竟他是明楼最亲密无间的同志……”

    “道理我都懂,可是……”王凯扑倒在沙发上,一阵哀嚎,“东哥啊,你还真是够照顾弟弟我啊……我真是一点儿都不会啊,你这纯属赶鸭子上架嘛!”

    “不会就学嘛,谁是生来就什么都会的。”伸手揉了揉王凯那柔顺的头毛,靳东很是满意他现在这明显放松许多的状态,笑意爬上眼角,牵起几丝笑纹,“按现在的进度,这场戏至少得排到三月底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要是还学不会……哼哼,以后出去不要说你是我师弟!”

    “我不会说我是你师弟,我只会说你是我师哥。”见靳东故事重提,王凯很是自然的接了下句,转身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很是有几分当初陈家明的味道,“当初本来没想跟您顶嘴来着,可第一次被人当那么多人面儿批评,自尊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就觉得忒没面子,脑子一热就那样了……哎呀,说好的中戏传统是师哥保护师弟呢?就知道压榨我,一点点儿小事儿还记这么久!”

    “王凯呀,不可讳言,你很聪明,也很努力。”其实比起说,更多的时候,靳东更愿意的是在一旁默默的做:他总怕仓促中错将情绪当成思想表达出去;又怕自己思虑过多,那些话经过百转千回后再不复当初的简单和纯粹……一切尽在不言中,既然能通过行动了解到自己的心意,那言语本就是苍白而无用的了……如果做了许多,对方还是不懂,那一番心思又有什么必要告诉对方知道,不过是多说无益徒增烦恼而已……

    但是此时此刻,对着王凯那小鹿斑比般的眼神,靳东却有了一吐为快的冲动,“但是,王凯,我要说的是,在我眼中,你还不够努力,远远不够……你跟我不同,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是有欲望的,你渴望成功渴望世人皆知万众瞩目……有欲望不可怕,想红也并不是什么羞于启齿的事儿……毕竟你还有一身的傲骨,这傲骨会让你耐得住寂寞,也不屑于去阿谀奉承或者炒作新闻以增加自己的曝光率,更不会屈就于那些所谓的潜规则……”

     “但是,也就是这一身傲骨,它会让你的愿望实现得更加艰难……所以,你得努力,努力让自己做到无可替代……师哥自问能力有限帮不了你太多,只能尽量的对你严格要求,督促你自省自律;再把我所知所会的一切,全数交付于你;力所能及的避免你的才情和聪明被浪费……”

   “哥!”
   一声哥叫得是柔肠百结, 王凯一直都知道,在靳东那看似高冷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温暖而又柔情似水的心,但是他却是到今时今日才清楚明白,原来靳东竟为自己操了这么多心。
    他怎么可以温柔成这样!
     “为什么?”一把抓住靳东的胳膊,力气大到靳东让倒吸了一口凉气,王凯却顾不上这许多,红着眼眶,直直的望着靳东的眼,仿佛想径直看进他的心里去,“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是我!”

    “傻孩子,世上的事儿哪有这许多的为什么……”应该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靳东不由得陷入沉默。他歪着头认真的想了许久,方露出温和的笑容,伸手轻轻擦去王凯不小心掉下的泪水,将王凯轻拥入怀,低低的气音轻柔得仿若羽毛,划过王凯的耳边落入他的心间,“谁叫你是我师弟呢。”

           未完待续

   玲珑有话说:这是私设很严重的一章,一直以来我都是致力于有理有据的胡说八道,这一章算是破了例,但私心里,我又想把我心中的东凯展现出来……矛盾的我,也只能这样矛盾的处理这篇文了。

    最后,玲珑在此厚着脸皮吼一声:请各位姑娘在走过路过之余,也抽空留下一小段评论,算是给玲珑一点儿小小的鼓励,感谢各位。

  

   

  

  

  

  

  

   

  

  

评论(1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