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女

假装(六)难得糊涂

     千百年來 人們總是力所能及的希望自己能夠時刻清醒  清醒的看待這個世界 看待自己的生活 看透周遭 然而 這是多麼的矛盾 愈是努力 恰恰愈是糊塗其中
                   __引自靳东微博

    2015年2月16号,农历腊月二十八,在这个整个拍摄景区几乎找不到人的日子,《伪装者》剧组众人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的春节假期。
    辛苦了一个多月,好容易等到了这无事一身轻的一天,剧组一干人等势必是要趁此机会好好热闹热闹,彻底疯狂一下的。
     作为一个有着无数吃货的剧组,一顿丰盛的团年饭那是必不可少的。饭桌上无论艺人还是工作人员,大家亲密无间吃吃喝喝有说有笑;主席台这边也应景的搞起了抽奖。奖品的多寡,贵重与否这些都是无人去理会的,本就只是要的这样一个气氛而已。摸到奖品的人固然开心,两手空空的却也不沮丧,下得台来逮着怀里有奖品的人酒桌上见分晓便是,当然要是能把对方拱上台去表演个节目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年轻人的精力那永远是最旺盛的,聚餐结束过后,一群八零后便在那里吵吵着不够尽兴,要求转战ktv,不闹个通宵誓不罢休。
     已然喝了不少感觉有些不胜酒力的老干部靳东前思后想,觉得自己还是不跟年轻人拼体力的好,趁胡歌在一旁打电话张罗联系ktv包厢的间隙,混在李雪侯鸿亮大姐刘敏涛中间,借着几个人的掩护准备悄无声息的溜走。
   “师哥,你往哪儿跑!”谁知道王鸥的眼睛就是这么尖,一下子识破靳东的企图,跑过去拉住他的胳膊往回拽。
    “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就不去掺合了吧!”心知这要被抓回去肯定跑不了被灌酒,靳东哪里肯就范,死命抓住李雪的胳膊不放手,撒着娇求带走,“小雪,侯小三,你们可不能丢下我……”
   “临阵脱逃,这还了得!”见王鸥拽不住靳东,王凯嗷呜一声扑了过去,从身后搂住靳东的脖子,往上一窜双腿夹住他的腰,整个人挂在了靳东身上……
   “冒冒失失的,看给摔着!”被王凯这么一扑,靳东不由得往前几个踉跄。他努力稳住身子,顾不得自己的老腰,匆匆忙忙松开抓住李雪的双手,往后勾住王凯的腘窝防止他摔下去,这一系列动作让他特意板起脸的训斥显得一丝一毫威力都没有,“下来,大街上的,成何体统!”
  “我不,我不!”王凯露出一丝得意满满的笑,旋即将脑袋搁在靳东的右肩,凑近他的耳朵,仗着酒意尽情的撒娇耍赖,“哥你不跟我走,我就不下来……”
    “好,好,跟你走,你说去哪儿咱就去哪儿,一切都依你……你先下来好吗,可怜可怜我这老腰……”靳东不自在的侧了侧脸,躲开耳边那温热的气息,无奈的轻笑叹气,好脾气的柔声讨饶,缴械投降。
    跟着一行人来到包厢,靳东作为在场唯一的一個七零后,自是好好诠释了一下何为食物链最底层,那是被好一通围攻,最后好说歹说才在一口气干了三瓶啤酒连唱了五首歌后,堪堪被放过。
   找了个无人的角落,靳东将自己隐进一片昏暗中,斜依着沙发背,歪着头一手托着腮,醉眼朦胧的望着那群依旧欢聚的人……不,不是一群,他无法欺骗自己,他的视线一直都只是跟随着那一个人在游走:看着他满场飞的找人喝酒划拳,一杯复一杯豪迈的干着,看着他兴致勃勃的唱着一首又一首情歌,看着他亲热无比的逮谁抱谁逮谁和谁搂着脖子亲亲蜜蜜的说悄悄话……看着他端着一杯酒踉踉跄跄的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哥你原来躲这里了,害我一通好找……来ktv不唱歌不喝酒干坐着有什么意思……喝了这杯酒跟我唱歌去!”
    “嘿,小心,别摔着!”靳东顾不得昏沉沉的脑袋,撑着些微发软的身子迎上去,扶着王凯让他倚着自己坐下,顺手接过他手里的酒杯一口干了放茶几上,拿起旁边的一瓶水拧开递过去,低低的气音柔得拧得出水来,“你酒量那么好,可不敢跟你比,哥年纪大了,不胜酒力啊……凯凯,算心疼心疼哥,陪哥喝点水说会儿话好吗?”
    “不要,不要喝水,不要聊天,没意思!”躲开嘴边的水瓶,王凯软软的躺下,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好一通折腾,才在将自己身子扭成一团麻花之前消停了下来。
   “怎么的就年纪大了?” 枕着靳东的大腿,看着眼前那张红通通的俊颜,王凯吃吃的笑着,揉揉眼睛,朦胧的醉眼夹着几分睡意,“那,老干部,给唱一首老歌呗……有本事你唱一首我没听过的,我才放过你,不然就得陪我喝酒到……”
    眼看着王凯话音未落,转眼间就阖上了双眼,迅速的跑去跟周公下棋约会,还在认真的思索着该唱什么歌的靳东不由得轻笑出声。
    取过外套轻轻的给王凯盖上,靳东又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尽管条件有限,他也总是想尽己所能的让王凯睡得舒服一点儿更舒服一点儿。
    “唱歌啊……”宠溺的注视着眼前恬美沉静的睡颜,靳东握紧的双手却克制的放在自己身体两侧,“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玲珑有话说:玲珑又回来了,各位亲有没有那么一丝丝想我?😜这一段时间,我都在调节心情,顺便调整自己内心中关于他们二人的设定,包括他们的性格还有彼此的关系……设定一直在改,只希望不会太离谱。
     文章的风格还是玲珑一直以来保持的:有理有据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各位看官如果觉得不合胃口,还请大度的笑笑,然后挥一挥衣袖悄然离去;如果觉得玲珑的文还能让你产生一丝丝的共鸣,也请多多留言,鼓励鼓励我。
    另:剧组团年饭是2月18号大年三十,并且只有工作人员参与。
          东哥和王凯应该是二月十六号休假回家。
   另另:大家听过靳哥哥唱的这个歌吗?能不能接出后面的歌词?
 

评论(34)

热度(62)